今天是2020年4月15日 星期三,欢迎光临本站 

更多
新闻推荐

行业动态

与狱友发生争执被打伤男子起诉监狱:监狱管理不善应赔我40万

文字:[大][中][小] 手机页面二维码 发布时间:2022-08-09 03:39:07 来源:e星平台 作者:e星平台直播     浏览次数:1    

  陈祖元,男,1957年4月22日生,2012年5月14日因犯强奸罪经武汉市江岸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九年。该判决生效后,于2012年6月13日被送江汉监狱服刑改造。

  服刑期间,其与同监服刑人员刘念因开玩笑引发争执,两人为此大打出手,陈祖元被打伤。其后,陈祖元以江汉监狱赔偿疏于管理,放纵服刑人员故意伤害申诉人的理由,向江汉监狱索赔40万元。

  据了解,2013年6月22日上午7点30分许,陈祖元在江汉监狱车间崇学楼一楼卫生间解手时,与同监服刑人员刘念因开玩笑开得有点过头,从而使得玩笑“升级”,两人为此打了一架。

  目击者称,刘念先动手推打陈祖元头部,陈祖元起身拿起卫生间的木质拖把还击时,被刘念抓住拖把并用拖把拍打陈祖元头部两下。

  旁边的服刑人员赵某、田某夺下拖把后,陈祖元又拿起卫生间的不锈钢拖把柄捅了刘念腹部一下,刘念抓住拖把后用拳头猛击陈祖元面部一拳、头部两拳,致陈祖元右眼、鼻子流血。

  两人被赵某、田某劝开后,陈祖元捂眼朝卫生间门外走,遇到闻讯赶来的车间值班警员吴绍辉,吴绍辉简单了解情况后,即报告该监区管教副监区长蔡学明,蔡学明即安排警员送陈祖元到监狱医院检查治疗。

  之后,陈祖元先后被送往江汉监狱医院、仙桃市第一人民医院、沙洋监狱管理局总医院,武汉大学中南医院检查治疗,医院先后诊断为:右眼软组织损伤、右眼球挫伤、右眼晶体全脱位、右眼外伤性青光眼、右眼视网膜震荡等。

  2013年7月3日,陈祖元在武汉大学中南医院接受右眼晶体摘除+玻璃体切割术。2013年7月26日,陈祖元再次到武汉大学中南医院住院治疗,医院诊断为:右眼眼外伤、右眼晶状体缺如、右眼全视网膜伴脉络膜脱离。

  后经湖北中真司法鉴定中心法医司法鉴定,意见为:被鉴定人陈祖元伤残程度为八级。江汉监狱为治疗陈祖元眼伤,共支出医疗费用25982.90元。

  2013年9月30日,陈祖元以江汉监狱管理不善,放纵服刑人员刘念对其殴打并造成其身体伤害为由,向江汉监狱申请国家赔偿,请求赔40万元。

  2013年12月27日,陈祖元以江汉监狱在法定期限内未作出赔偿决定为由,向湖北省监狱管理局申请刑事赔偿复议。

  2014年1月15日,湖北省监狱管理局作出决定,认为江汉监狱依法对陈祖元实施监管改造,多次安排为其治疗右侧眼部伤情,符合《监狱法》《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没有侵犯陈祖元的合法权利。

  此外,陈祖元因与同监服刑人员刘念打架造成右侧眼部受伤后致盲,系陈祖元、刘念违反监规纪律打架所致,与江汉监狱监管行为没有因果关系。法院遂决定对陈祖元提出的赔偿请求不予赔偿。

  湖北省监狱管理局决定下发后,陈祖元不服,向湖北高院赔偿委员会申请作出赔偿决定。

  2014年3月15日,湖北省沙洋县人民法院针对刘念殴打陈祖元致伤一案,作出判决:刘念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两个月;刘念赔偿陈祖元各项经济损失8000元。宣判后,陈祖元仍然不服,继续提出上诉。

  2014年5月4日,湖北省荆门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宣判后,陈祖元向湖北高院赔偿委员会申诉。

  湖北高院赔偿委员会审理认为,本案争议焦点在于,江汉监狱是否存在放纵刘念殴打陈祖元致残的行为,以及是否存在怠于履行职责、疏于监管情形。

  对此,根据原生效赔偿决定,以及人民法院针对刘念故意伤害一案作出的生效刑事裁判文书的认定,陈祖元被刘念殴打致残,起因系陈祖元与刘念在监狱卫生间内发生争执进而产生厮打,其中并不存在江汉监狱工作人员故意授意、怂恿、引诱刘念殴打陈祖元的情形;

  同时,因二人发生争执、厮打事发突然,前后历时仅3分多钟,该监狱警员赶至现场时,二人厮打已被劝开,陈祖元正朝卫生间门外走,此节亦说明监狱工作人员到场及时。

  据此,本案亦不存在监狱工作人员在明知殴打、虐待情形已发生时,不予理睬、听之任之,严重不负责任,放任甚至追求损害后果的发生或者加重的情形。

  综上所述,湖北高院赔偿委员会认定,陈祖元所称江汉监狱放纵服刑人员刘念殴打其致残,以及存在怠于履行职责、疏于监管情形等各项申诉事由,均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不能成立。因此驳回陈祖元的申诉。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页